东莞市盛裕绒艺玩具有限公司

东莞市盛裕绒艺玩具有限公司

乐众国际官方网址

15106580518
联系方式
全国服务热线: 15106580518

咨询热线:13590831558
联系人:单总
地址:吉林市长春市长春市经济开发区仙台大街2769号

这届年轻人都被外卖“抚养”着,40年前呢?

来源:乐众国际官方网址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26   点击量:304

    下馆子前先“电话订餐”“过去我们找饭店,就是去那几家熟悉的,因为怕被‘斩’。”陈家栋是一位50多岁的上海爷叔,他口中的“斩”是指有些饭店商家会磨刀霍霍,高价宰客。“二十世纪90年代,社会上还没有针对餐馆的公开评价体系,餐馆好不好,老百姓之间只能口口相传。”陈家栋就曾吃过亏,后来他再也不敢贸然下馆子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在陈家栋的记忆中,改革开放以后,上海人的生活水平相比过去有了较大提高,外出宴请的机会也多了。外地亲戚来,或者家里办生日结婚喜宴,都会选择去饭店聚餐。过去红房子、德大西餐馆、上海老饭店、和平饭店等都是响当当的国字招牌,也是品质上乘、价格公道的一种象征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后来,黄河路、云南路、乍浦路一条条美食街也随着平民化消费的兴起而声名鹊起,与此同时,来自全国各地的美食派系也从这里进入上海,上海人的餐桌大大丰富了,外出就餐的模式也悄悄发生了变化。2004年,上海滩率先出现了一批电话“订餐”服务,从上海电信号码问询台114推出的订餐服务,到57575777“电话订餐小秘书”,这些都可以被认为是后来O2O服务的雏形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不少到上海旅游的游客会通过114咨询上海什么饭店有特色,什么饭店好吃。”上海号百114平台的一位负责人说,最高峰的时候,他们安排50-60名客服专席负责接听订餐业务来电,春节前后,一天来电的最高峰能达到3000个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2007年之后,114订餐平台上聚集了1800家餐厅,为了提高服务率,114后台专门制定了一套数据系统,将不同餐厅根据口味、特色菜品、人均消费等不同维度排列划分,用户来电时,客服人员可以进行针对性推荐,包括同款菜品中哪家餐厅人气最高、餐厅就餐高峰期出现在何时等,形成了最早期的大数据精准推送平台雏形。

    

    除了114,当时上海人使用最多的还有57575777订餐小秘书。与114不同,这家企业具备了早期的互联网思维——烧钱。预订的客人只要到店完成消费就能累积积分,这些积分可以在下次就餐时直接作为现金抵扣。“当时,通过电话来预订的用户中,不少是商务宴请客户,客单价高,通过积分抵扣,往往能有不少优惠。”一位使用过订餐小秘书的用户回忆说,这种模式在当时十分新颖,颇有吸引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数据显示,在成立的4年时间内,订餐小秘书网站的数据库涵盖上海30000家餐厅,呼叫中心每日呼入量达到5000~10000个。通过订餐小秘书订餐的人次达到320万,其中超过250万会员享受订餐小秘书的折扣和积分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出门团一团 20元吃大餐快捷方便的电话订餐模式经历了短暂的高峰之后,就很快被来势汹汹的团购大潮淹没了。2010年,美团网成立,由此拉开了国内“全民免费吃大餐”的互联网消费模式。

    

    71元的日式双人套餐,用团购券只需28元;200元的火锅套餐,用团购只需68元……低廉的价格,便捷的预订模式,让全国上下都沉浸在商家集体“赔本赚吆喝”的狂欢中。当时一位郑州网友还为此专门写了一篇《我为网购狂》的帖子,她说,“每天打开电脑第一件事就是登录本地的快速团购网站,看看今天又有什么‘便宜’可捡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2008年11月,美国团购网Groupon正式上线,不到两年就吸引了400万用户,实现高达13.5亿美元的估值,堪称“史上最疯狂”的互联网实验。这种“疯狂”的模式很快被国内市场闪电复制。

    

    2010年,创办校内网、饭否网的王兴带头创办“美团网”,用一个多月时间聚集起18万用户。从此,各类团购网站在国内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,拉手网、满座网、爱赴网、窝窝网……平均每天有4家团购网站上线,一直到数千家的规模,在日后被网友戏称为“千团大战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从4折开始,一直往下,最低可以达到0.5折……”根据当时团购规则,参与团购的人数越多,折扣就越大。一群又一群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因为“团购”而被“捆绑”到一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不少人的记忆中,当时的团购券是需要提前预订,然后到餐厅打印纸质券后才能消费,因此在一些热门餐厅前台常常排起长队,“那个时候,如果不是带着团购券去餐厅消费,就感觉自己被斩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赔本赚吆喝的生意显然很难持久,一边是餐厅商家“越忙越赔”,一边则是顾客消费体验的持续下滑,越来越多预购团购券难以兑现的投诉见诸媒体,由此,网络也出现了一个新名词——“僵尸团”,用来形容资金链断裂后无法兑换的团购模式。截至2011年9月底,全国范围内有1027家团购网站退出团购市场, 仅占所有运营团购网站总数量的18%。中国团购行业开始重新洗牌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今天,团购已经逐步退出历史舞台,但其不长的发展历程,却对日后移动互联网消费模式的兴起产生了深远影响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4年12月,我国团购用户规模达到1.73亿,其中手机团购用户规模达1.19亿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2010年到2014年,团购网站形成了四足鼎立的局面——美团网以56.6%的品牌渗透率位居行业之首,聚划算、大众点评团、糯米网则分居33.4%、30.1%、25.9%的市场份额。惨烈厮杀过后,它们带着胜利者的基因迈向新的发展纪元。

    

    被外卖“抚养”的年轻人谁也没有想到,由上海交通大学学生发起的一个不算起眼的创业项目饿了么,竟然能成为推动中国老百姓吃饭方式变革的新动力——外卖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2015年,用外卖点餐的模式算不上新鲜,在此之前,电话外卖已经在一线城市推广,但价格偏高、可选餐厅范围有限成了阻碍发展的桎梏。直到这一年,饿了么和美团外卖发起“头把交椅”争霸赛,才真正为这个行业点燃了一把火。

    

    美团外卖正是美团网从团购网业务中抽身后着力发展的新形态。美团创始人王兴当时算过一笔账,按中国13亿人口、一日三餐计算,每日有近40亿次就餐需求,如果有10%来自外卖、每单均价30元左右,日交易额就可达120亿元。为此,他野心勃勃,向国内互联网外卖的“鼻祖”饿了么发起了猛烈进攻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正是从这一年开始,每到就餐高峰期,就能看见一大批餐馆都被“外卖”抢占——餐馆内坐着吃饭的顾客还不如替客取餐的外卖骑手多。这背后来自移动互联网的竞争再次将老百姓推向另一个新时代——O2O的消费新时代。如今,补贴之争早已偃旗息鼓。当时的外卖三巨头如今也找到了各自的归宿,但外卖这种“吃的模式”却成了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存在。一二线城市的年轻白领、学生完全可以被称为是被“外卖抚养”的一代,从天天下班下馆子到在家一边看片一边吃外卖,成了许多年轻人的吃饭方式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20多年前只认老字号,到10年前1700家餐馆登录电话呼叫平台,再到如今百万商户通过网络连接食客,一部手机、一套手机软件,为人们的“饮食”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

    编辑:挨踢妹

    制图:黄建

    图片:东方IC、图虫创意、网络

    来源:《IT时报》公众号vittimes

    

    往期回顾40年看一块屏幕是否可以改变命运

    从一张布票到买遍全球

    从两天买一张票到日卖1300万张

    还记得全村人一起看《上海滩》的岁月吗?

    从私车滴铃到共享出行

    藏在QQ、MSN、校内网里的青春爱情故事

    从毛坯房到未来屋 我家的房子连接世界

    从遥寄相思到万里共情

    网速快了一万倍 变化何止一万倍

    携号转网将和5G一起到来

相关产品

COPYRIGHTS©2017 乐众国际官方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:304